<em id="djd31"></em>

    <em id="djd31"></em>

    <em id="djd31"><ol id="djd31"><mark id="djd31"></mark></ol></em>
    <sup id="djd31"><menu id="djd31"></menu></sup>

    <em id="djd31"><tr id="djd31"></tr></em>
        <dfn id="djd31"><tr id="djd31"></tr></dfn>
        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杂志原文 > 海外留学 > 正文

        “乡间”改革派 全能“急先锋” ——走近赫尔曼利茨高级文理中学

        2019年03月11日 杂志原文, 海外留学 ⁄ 共 1954字 ⁄ 字号 “乡间”改革派 全能“急先锋” ——走近赫尔曼利茨高级文理中学已关闭评论 ⁄ 阅读 8 views 次

        无论是矗立在德国“绿色心脏”图林根州豪宾达乡间的宁静校园,还是隐藏在黑森林州密林深处毕博斯坦的惬意学校,都不禁让人产生一种超脱世外的禅意。这两大校区的“父亲”是同一个人——赫尔曼·利茨,学校自然以创始人名字命名——赫尔曼利茨高级文理中学。

        开端:民众精英主义

        学校表面上浓郁的乡土气息,实在是受到创始人赫尔曼·利茨的深刻影响,因为他出身于农民家庭,身为农夫的父亲在平时忙于生计,因此根本没有过多的精力照顾他,于是存在于周围原生态自然环境中的花草鱼虫就成为他的小伙伴,这样就逐渐培养起他?#26434;?#22823;自然的亲近?#26657;?#23398;校建在乡间,或许与此相关。虽说他从小痴?#26434;?#30740;究动植物,可是他并不打算以此为生,也不愿意一辈子做一个“鲁滨逊”式的与世隔绝的怪人,相反他毅然选择走出陪伴了他童年时光的故乡,来到汉萨同盟的格勒夫斯瓦尔德,就读于当地一所中学的他并没有沉醉于城市五光十色的生活,而是始终保持着一颗清醒的头脑。当时班上的大部分学生都有喝酒抽烟的嗜好,而赫尔曼·利茨没?#23567;?#21516;流合污?#20445;?#30456;反他很反感学校纵容学生沉迷烟酒的态度,这也是后来他严禁在自己创办的赫尔曼利茨高级文理中学中抽烟喝酒的由来。

        转眼,赫尔曼·利茨已经成为二十岁的小伙子,此时的他还有一个身份,那就是德国耶拿大学的一名学生,对历史、神学以及宗教学的研究成为他日后教育改革思路的起点,特别是当他读完保罗·拉加尔德著作之后,更是坚定了改革德国教育的决心。他真正开始研究教育改革,还是在1892年担任教职的时候,长期的思考终于让他决定小试一把,于是“国家教育之家”应运而生,在这个充满着?#26434;伤急?#30340;机构中,包括利茨在内的很多教育改革派都在为这个国家的教育走向而奔走呼号,?#27809;?#26500;成为日后赫尔曼利茨高级文理中学的先导,而“国家教育之家”奉行的“民众精英主义”也成为学校的教育核心理念。

        动?#30679;?#19982;国家命运同行

        赫尔曼利茨高级文理中学诞生在德国是?#20197;?#30340;,因为发达的工业化奠定的强大经?#27809;?#30784;,缔造出了包括教育、文化在内的德国国家“上层建筑?#20445;?#19982;赫尔曼利茨高级文理中学一样诞生于近代的新式中学获得了宝贵的发展良机;同时,赫尔曼利茨中学诞生在德国,又是不幸的,两次世界大战战败国的身份,特别是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由“战争狂人?#27605;?#29305;勒推行的国家社会主义和种族灭绝政策,使得这个国家坠入了灾难深渊,战后英法美和苏联分区占领德国的行为,造成了国?#39029;?#36798;四十年的分裂,赫尔曼利茨中学在当时属于德意志民主共和国,也就是我们俗称的“东德”。

        在前苏联占领期间,是赫尔曼利茨中学最为动荡的时期。东德政府征用了学校100公顷的土地,却没有给学校任何补偿,学校只好被?#39038;?#21040;一个很小的区域进行教学,迫于政府的压力,校方只好唯唯诺诺的勉力维持,可就是这样,学校也没有迎来真正的安宁,特别是20世纪五、六十年代,学校成为附近八个村庄的中心学校,赫尔曼利茨中学原本只是以培养平民精英为?#21917;危?#22240;此学校教室很有限,再加上前文提到的土地被征用导致的教学空间的?#39038;酰?#20351;得学校根本无法承载突然多出来的学生,再加上学生本身素质的参差不齐,使得教学秩序完全被打乱,再加上时常会有东德警察到学校滋事,因此学校不得不于1961年关闭。国运如此,个人都无法自处,何况学校乎?

        “全面教育”的复兴

        1989年“柏林墙”的?#39038;?#32456;结了“两德”的人们胆战心惊的“翻墙史?#20445;?#36203;尔曼利茨高级文理中学也翻开了?#24863;?#30340;一页,学校于1990年重新恢复了正常教学,这?#26434;?#19968;个饱经沧桑和苦难的老学校?#27492;?#26174;得太晚了。

        重组的学校管理层决定将“重振赫尔曼利茨全面教育”的理念作为第一要务,因为这是学校的“看家本领?#20445;?#20063;是区别于其他德国中学的特色所在,正是因为有了“全面教育”的概念,才使得这所学校?#36824;?#35748;为德国20世纪初中学教育改革的楷模。所谓全面教育,就是主张将学生的脑、心和双手看做是一个整体,通过学校的教育体?#25285;?#20351;得学生形成自己?#26434;?#19990;界观的思考,并且鼓励学生提升内心领导力,以及具备超强的实践能力。

        之所以会这么做,是因为学校认为目前德国家庭的“独生子女化”趋势日趋明显,这就导致这部分孩子更加自我,缺乏对他人的关心。于是,学校巧妙的结合了寄宿制的特点,将学生和老师分成若干个临时“小家庭”。这些“小家庭”通常包括一个老师和6——7个学生,在这个“小家庭”中老师就相当于?#39029;ぃ?#20020;时组成的家庭成员之间在最初的时候会经历一段时间的碰撞和交锋,经过一段时间的磨合,很多原本陌生的“小家庭”的成员已经亲如一家,新生不必担心融入性的问题,因为这里的老成员会主动帮助新生度过最初的适应期,因为宽容本身也是这所学校所提倡的。

        可以说,当年赫尔曼·利茨奉行的“平民精英主义”已经在他亲手创办的学校结出了累累硕果,虽然原本这个结果会来的更早,但从动荡中奋起,从而迈向辉煌的后来者们,倒也不负创校者的恩泽。

        出国杂志征稿

        抱歉!评论已关闭.

        陕西11选5前三走势图

          <em id="djd31"></em>

          <em id="djd31"></em>

          <em id="djd31"><ol id="djd31"><mark id="djd31"></mark></ol></em>
          <sup id="djd31"><menu id="djd31"></menu></sup>

          <em id="djd31"><tr id="djd31"></tr></em>
              <dfn id="djd31"><tr id="djd31"></tr></dfn>

                <em id="djd31"></em>

                <em id="djd31"></em>

                <em id="djd31"><ol id="djd31"><mark id="djd31"></mark></ol></em>
                <sup id="djd31"><menu id="djd31"></menu></sup>

                <em id="djd31"><tr id="djd31"></tr></em>
                    <dfn id="djd31"><tr id="djd31"></tr></df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