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djd31"></em>

    <em id="djd31"></em>

    <em id="djd31"><ol id="djd31"><mark id="djd31"></mark></ol></em>
    <sup id="djd31"><menu id="djd31"></menu></sup>

    <em id="djd31"><tr id="djd31"></tr></em>
        <dfn id="djd31"><tr id="djd31"></tr></dfn>
        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杂志原文 > 海外视角 > 正文

        命运多舛的“朗格里大院” ——法国路易大帝高中的真面目

        2018年12月28日 杂志原文, 海外视角 ⁄ 共 1776字 ⁄ 字号 命运多舛的“朗格里大院” ——法国路易大帝高中的真面目?#21387;?#38381;评论 ⁄ 阅读 76 views 次

        当路易十六在1793年被送上断头台的时候,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作为法国大革命主要领导者之一的罗伯斯庇尔正是他的先祖——“太阳王”路易十四赞助的路易大帝高中的毕业生,虽然罗伯斯庇尔不是直接策划和参与者,但也算是压垮波旁王朝的其中一枚稻草。

        六个穷教徒

        无论是这所学校的参观者,还是该校历届毕业生,提到学校的名字的时候,有一个名字始终挥之不去——克莱蒙,可?#36816;?#27809;有克莱蒙就没有如今的路易大帝高中。如今听起来贵气十足的校名,却有着不堪回首的创办史。弥留之际的克莱蒙主教身无分文,将自己全部遗产——6000册?#38469;?#20132;给了六个同样穷困的教徒,这六个人是耶稣会的元老,赠与?#38469;?#30340;举动原本是为了给这六个穷教徒维持生计,无心之举居然成就了一段传奇。三年之后,耶稣会经济好转,穷教徒买下了圣雅克路上的一座?#23567;?#26391;格里大院”的豪华官邸。就这样,教徒的光荣之旅正式开启,为了回报当年的赠书壮举,“穷教徒”毅然将这所学校命名为克莱蒙学校。

        与其他学校不同的是,克莱蒙学校的成立并没有得到法国官方的认可,但是得到了当时的教育权威——巴黎大学的默许。这所当时看来名不见经传,背景暗淡的学校很快迎来了生源的井喷,以至于学校管理者不得不做出?#26031;?#20080;“朗格里大院”周围的房屋的决定。“人红是非多,枪打出头鸟?#20445;?#23398;校亦然,第一个站出来叫板的正是当初默许其成立的巴黎大学,原因正是巴黎大学学生纷纷上演“胜利大逃亡?#20445;?#36716;投克莱蒙门下,很快巴黎大学就以法院上诉进行反击,这场轰动一时的官司甚至惊动了法王亨利四世,尽管动用了自己的一切资?#21019;?#21387;克莱蒙学校,但这场诉讼居然?#20013;?#20102;三十年,而且克莱蒙学校居然获得了官方临时许可,在这三十年当中又不断壮大,巴黎大学并没有因为官司成悬案而就此放过克莱蒙,而是变本加厉的打压,诸如禁止耶稣会成员在巴黎授课,克莱蒙学校学生谋刺国王亨利四世的指控确实让学校关闭了一段时间,正当巴黎大学以为胜利在望的时候,克莱蒙学校又奇迹般的?#26696;?#27963;”了。招数用尽也没有让克莱蒙学校真正关门大吉,反而在创立半个世纪获得了官方正式办学许可,但同时也付出了代价,那就是学校的学生数量被严格限制,永远定格在了3000,时至今日也是如此。

        “世纪冤家”的博弈

        17世纪80年代,克莱蒙学校走向了其历史巅峰,继获得官方正式办学许可之后,又获得了法国皇室的最高许可,尤其是“太阳王”路易十四给予了这所学校丰厚的赞助。这位爱穿高跟鞋的个性君主也随之将学校更名为“路易大帝高中?#20445;?#36825;倒是符合路易十四的风格,那句?#21322;藜刺?#19979;”也出自“太阳王”之口。

        18世纪的路易大帝高中的好运似乎走到了尽头,誓将这所学校的巴黎大学卷土重来,联合了巴黎议会终于将耶稣会的教职员工全部驱逐,屋漏偏逢连夜雨,学校校长拉瓦莱神父破产,仅能维持学校最基本的开支,百年博弈,巴黎大学成为胜利者,不仅如此巴黎28所学校也进驻“朗格里大院?#20445;?#36335;易大帝高中无奈的成了被层层包围的“巴黎大学首府?#20445;?#30524;看日薄西山的路易大帝高中并没有一蹶不振,而是制定了新的与巴黎大学的竞争战略,那就是率先实施教师会考制度,这可谓法国的一次教学革命,巴黎的老师瞬间找到了自己的归属地,巴黎高等师范学院正是在路易大帝高中生根发芽。一系列的改革组?#20808;?#35753;路易大帝高中在荆棘丛生的“朗格里大院”中获得了新生,奖学金制度也让其生源迅速?#25351;?#21040;了鼎盛时期的水平,法国革命家罗伯斯庇尔在就读这所学校的时候就曾经是奖学金的受益者,600镑的奖学金改变了一个人的命运轨迹。?#28304;耍?#24052;黎大学也不置可否,再加上看到如?#25628;?#37239;措施打压下顽强生存的路易大帝高中,他们似乎也睁一只眼闭一只?#37048;?/p>

        这所高中也许注定是命运多舛的,从“中央奖金学院”到“巴黎中学?#20445;?#20877;到?#26263;芽?#23572;中学?#20445;?#36335;易大帝高中的名称变化真实反映了当时“城头变幻大王旗”的法国社会,曾经一?#28982;?#26159;关押法国革命囚犯监狱的角色,多少为路易大帝高中增添了些许神秘的色彩。

        有人说路易大帝高中的历史可以归结为一句话:“把握命运的四百年?#20445;?#30340;确这所学校和法国一同经历了每一次剧变。如今的路易大帝高中仍然是法国顶级高中,其升学率和学科成绩在巴黎名列前茅,神学和法学的传统优势无人撼动。虽然“太阳王”早已化作历史烟云,皇?#20197;?#20104;的印记也逐渐消退,唯一能感受到当年皇室垂青恩荣的也许只有路易大帝高中学生的别号:magnoludoviciens了,因为这是路易十四的拉丁文名。

        出国杂志征稿

        抱歉!评论?#21387;?#38381;.

        陕西11选5前三走势图

          <em id="djd31"></em>

          <em id="djd31"></em>

          <em id="djd31"><ol id="djd31"><mark id="djd31"></mark></ol></em>
          <sup id="djd31"><menu id="djd31"></menu></sup>

          <em id="djd31"><tr id="djd31"></tr></em>
              <dfn id="djd31"><tr id="djd31"></tr></dfn>

                <em id="djd31"></em>

                <em id="djd31"></em>

                <em id="djd31"><ol id="djd31"><mark id="djd31"></mark></ol></em>
                <sup id="djd31"><menu id="djd31"></menu></sup>

                <em id="djd31"><tr id="djd31"></tr></em>
                    <dfn id="djd31"><tr id="djd31"></tr></dfn>